【實體書章節】第六百一十六章 兒子(全)

所屬目錄:絕世唐門漫畫    發布時間:2014-12-11    作者:唐家三少

首先說明下,這個文字來源于《絕世唐門》實體書,起點依然是每天兩更的節奏。

目前實體書圖源不足,希望有圖片的能夠提供給我,我組織人員發布章節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第六百一十六章 兒子

徐云瀚在大軍之中這件事,整個日月帝國大軍之中只有極少數人知道,之所以帶著他,是因為橘子不放心他一個人留在帝國之中。畢竟她帶走了日月帝國的最強戰力,而且兒子以前又出過事情。在她看來,有這么多強大的魂導師團,還有孔老親自守護,兒子自然安全得不能再安全了,可誰知道竟然會遭遇眼前這種窘境。

聽了徐云瀚的話,霍雨浩心神微震,不禁想起當初第一次和這個孩子見面時的情景。霍雨浩低頭向他看去,只見這孩子有一頭漂亮的黑色短發,烏黑的大眼睛十分明亮,他的皮膚像極了他的母親,非常白皙、細嫩。一身華麗的衣服襯托得他十分高貴。而更打動人的是他臉上帶著的淡淡微笑。這個只有六七歲的孩子在這個時候竟然沒有半點慌張,反而好奇地抬頭看著霍雨浩。

霍雨浩真的對這個孩子下的去手嗎?答案必然是否定的,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。可是被橘子逼迫到這種地步,他也沒辦法。

橘子顫聲道:”霍雨浩,你不能對云瀚下手,不能!”

霍雨浩深吸一口氣,平復了一下有些壓抑的心情,道:”那你就答應我剛才說的條件,帶著你的人撤回日月帝國去。”

橘子眼中光芒閃爍,緊咬牙關,看著霍雨浩,已經說不出話來了。對她來說,條件是她一生的心愿。可是在她心中還有兩個至關重要的人,一個是這個失蹤了三年,一出現就站在自己對立面的男人,另一個就是他懷中抱著的小人兒啊!

霍雨浩還好一些,可徐云瀚是她唯一的兒子,甚至可以說是她活下去的最大動力。橘子甚至不敢想象,如果兒子出了事情,她會變成什么樣子,或許真的會讓整個大陸用獻血來祭奠她的兒子吧。

盡管她知道霍雨浩一向心軟,也能夠猜到霍雨浩根本不可能對她的兒子出手,可是她根本不敢賭,那簡直太可怕了。

“為什么?為什么你一定要護著白虎公爵?為什么不讓我殺了他?你應該知道,現在我國統一大陸,眼前局勢大好,已經不是我一個人能夠作主的,你就算用云瀚來威脅我,身為帝國元帥,我……”

說到這里,橘子已經說不下去了,因為她恐慌地看到,霍雨浩的受正在清清地撫摸著她兒子的頭。以霍雨浩的實力,須臾之間就能要了那小小的生命啊!

“不要,雨浩,不要!千萬不要傷了云瀚。”橘子哀求道。

孔德明的臉色此時已經變得極其難看了。徐云瀚不只是皇帝,而且是他的底子。這個小小的底子雖然只有六歲多,可是他表現出的天賦已經讓孔德明極其贊嘆。孔德明有信息在未來培養出日月帝國的一代大帝。

此時皇帝落入敵手,原本已經獲得優勢的局面頓時完全改變,更何況日月皇家魂導師團已經全軍覆沒了。霍雨浩展現出的實力太可怕了,日月帝國這邊根本沒有人能夠正面和他抗衡,在這種情況下,自然也就不可能救回徐云瀚了。

霍雨浩聽著橘子的話,扭頭看向自己身邊的白虎公爵。白虎公爵也正在看著他,與他四目相對。白虎公爵眼中流露出溫和的光芒,霍雨浩的眼神卻變得無比復雜。

“你問我為什么要護著他,為什么不讓你殺了他報仇,好,那我今天就當著所有人的面告訴你。”霍雨浩深吸一口氣。

在他懷中的徐云瀚很老實,并沒有任何掙扎。

“因為,”霍雨浩轉過頭,目光灼灼地盯著橘子,”他是我的親生父親!”

這幾個簡單的字從霍雨浩口中吐出,宛如一顆顆炮彈狠狠地炸在每個人的心頭。

他的聲音雖然不大,但在強大的精神力傳導下,全場任何一個地方的人都能夠聽到。

城頭上,戴鑰衡,戴華斌,戴洛黎三兄弟已經清醒過來了,正好聽到霍雨浩說的話,除了戴洛黎之外,戴鑰衡和戴華斌兄弟二人已經完全呆滯了。尤其是戴華斌,自從進入史萊克學院那天起,他就一直在努力地追趕一個人,和那個人對立。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,那個人竟然會是他的兄弟,從年齡上看,應該是他的弟弟。

橘子瞬間呆滯了。紅唇已經不自覺地張開,目瞪口呆的看著他,她心中曾經有過無數個年頭,卻從未想到竟然會這樣!她的大仇人白虎公爵戴浩竟然會是霍雨浩的父親,那豈不是說,戴浩還是……

想到這里,橘子仿佛被一盆冷水澆在了頭頂上一般,身體在空中晃了晃,險些控制不住身體。

同樣萬份震驚的自然還有懸浮在霍雨浩身邊的白虎公爵本人。

“你說什么?”白虎公爵的聲音已經完全變了。

在白虎公爵心中,身邊的這個年輕人是年輕一代的佼佼者,是史萊克學院最優秀人才,正是他的幫助,星羅帝國才能夠安然度過幾次大劫難。他竟然是自己的兒子!

“沒錯!你就是我的父親。”霍雨浩扭頭看向戴浩,目光早已不再平靜,聲音也有些顫抖,因為他自身的情緒波動,一種難以形容的悲傷隨之影響著其周圍所有人。

“但你也是我的仇人!”霍雨浩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,臉色已經一片蒼白。

“這不可能!你怎么可能是我的兒子?”白虎公爵失聲說道。

霍雨浩深吸一口氣,勉強壓制住自己激蕩的心情,道:”那么,我提醒你一下–我的母親姓霍,你可還認得它?”說著,霍雨浩一抬手,從自己的儲物魂導器中取出一把匕首,遞到白虎公爵面前。

“這是你送給我娘的定情信物,相信你不會忘記吧?”

白虎公爵一下子就愣住了,下意識地將白虎匕首那在手中,他的手開始不自覺地顫抖起來。

“你是云兒的孩子?云兒竟然給我生了個孩子?!云兒不是在我出征的時候就生病死了嗎?怎么會這樣?”

霍雨浩冷冷地道:”告訴你我母親死了的應該是那位公爵夫人吧?在你心中,我母親早在二十多年前就已經死了。”

戴浩呆呆地看著手中的白虎匕首,道:”當年我忙于四處征戰,當我得知云兒死的時候,也無法回家看她。那時候正是邊疆戰事吃緊之時,我足足有十多年未曾返回公爵府。等我回去的時候,看到的只有一抔黃土。我能為云兒做的只有重修墳墓而已,你竟然是云兒的兒子,那你不應該叫霍雨浩,應該叫戴雨浩才對啊!”

霍雨浩用力地甩了下頭,怒吼道:”不,我不叫戴雨浩,我就叫霍雨浩,我也只是霍雨浩!我是我娘的兒子,不是你的兒子。從小到大,你可曾照顧過我一日?你甚至不知道我的存在。我小時候曾遠遠地看到過你,那時候你明明回來過。可是你為什么沒有去看過我娘,任由公爵夫人欺凌我娘?”

“我回去過?我每一次回家,都會匆匆離去,均無太過繁忙,我確實忽略了云兒。”戴浩的臉色開始變得蒼白起來,哪怕在面對橘子手中的利劍時,他也未曾想現在這樣失神。

霍雨浩猛轉過來,強行將眼中的淚水逼迫回去,道:”解決眼前這些事情之后,我會回公爵府,向你,向公爵夫人討還你們欠我娘的一切。”

說著,活躍好再次將目光投向不遠處目光呆滯的橘子。

“明白了嗎?你現在明白了吧!盡管我不愿意承認,但我身上確實流淌著他的血,他雖然害慘了我娘,但他是星羅帝國的英雄,我并不因為身上有他的血脈而感到恥辱。無論如何,我也不會讓他死在你的手中。現在你該明白我為什么要保護他了吧?”

將這壓在內心之中十幾年的話說出口,霍雨浩只覺得胸中十分暢快,一切都要結束了。處理完日月帝國大軍的事情之后,他想立刻返回公爵府。

唐舞桐輕輕地靠在霍雨浩身邊,握住他的手臂,用自己手掌的溫度安慰著他。她是唯一一個沒有因為霍雨浩所說之言經驗的人,因為她早就已經知道這些。

霍雨浩還清楚地記得十幾年前自己離開公爵府時發下的誓言,如果沒有那份誓言,他可能不會如此拼命地修煉。

十幾年后的幾天,他心中的仇恨已經淡化了許多,但是母親的事他必須去解決。

一抹苦澀的笑容浮現在橘子的臉上,她沉聲道:”想不到,我真的想不到事情竟然會是這樣的,你竟然會是他的兒子。雨浩,其實我還要謝謝你,你說得對,我真的不能殺他,無論我多么恨他,現在我也不能殺他了。把孩子還給我。我什么都答應你,我們撤軍,放過星羅帝國。但是,天魂帝國和斗靈帝國早已被占領,我無法歸還,這已經超過了我們日月帝國國土面積的一般,我沒有歸還的資格。我能夠做到的,就是將星羅帝國全境歸還,包括明斗山脈在內,這已經是我能夠退讓的最大程度。”

聽了橘子這番話,白虎公爵眼中光芒大放。日月帝國肯將星羅帝國全境歸還,這已經是意外之喜了。

至于斗靈帝國和天魂帝國,兩國的皇室和掌控的勢力早已凋零,就算日月帝國將占領的徒弟歸還給他們,他們也無力控制國家了,這無疑是最好的結果。

霍雨浩沉吟半晌后,點了點頭,道:”好,就依你所言。你帶領日月帝國的軍隊退出星羅帝國吧。不過,你這次背信棄義,罔顧十年之約,就要百倍奉還。一千年內,日月帝國不得再攻擊星羅帝國。”

橘子長嘆一聲,道:”好,我答應你。但如果星羅帝國攻擊我們,我們可以反擊,把孩子還給我吧,我立刻就走。”

她終于妥協,和身邊的孔老也有關。這最后的底線是孔老給出的。霍雨浩和唐舞桐展現出的實力太過強大了,再加上干擾彈的存在,日月帝國如果再對抗下去,恐怕真的會全軍覆沒啊!現在他們只有先撤離這里,再想辦法研究出更加強大的魂導器對付霍雨浩,才有實際意義。

霍雨浩淡然道:”你們先撤走吧,至于云瀚,我會好好照顧他的。你已經有了一次背信棄義的記錄,你讓我如何信任你?十年之內,如果日月帝國沒有任何異動,我自然會將他交換給你。”

“什么?”橘子失聲驚呼,”你要帶走云瀚十年?不,這絕對不可能!”

一聽說霍雨浩要帶走徐云瀚,橘子一下子就急了。

霍雨浩冷冷地道:”你背信棄義,罔顧當年之約,悍然發動戰爭,我不可能再心惹你。既然如此,就讓徐云瀚跟在我身邊十年,以觀后效。你們可以走了。”


下一篇: 上一篇:

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走势